當前位置:主頁 > 財經人物 > / 正文
作者:信和財富

草根男孩陳治海,實現月入300到年薪150萬的飛躍

信和財富 2019-09-03 13:58
        80后,這個被譽為垮掉的一代的群體,在創業路上,會有著怎樣的奇跡?他是怎樣,從一個月薪300的農村小伙,賺到年薪150萬?我叫陳治海,是個杭州城郊農民的兒子,家里也沒啥背景,也沒啥錢,我們那出名的就是古鎮的名字-留下,和還算西湖龍井的茶葉。可惜偶們村離鎮上都很遠嘛,小時候絕對童年,幼兒園不上,培訓班沒有,游泳上樹偷蕃薯樣樣擅長(估計偶們是最后一批,偶84年的)1990年-2002年分別在村小、鎮小、鎮初中、鎮高中上學,一筆帶過。制度說的是18歲那年,知道不讀好書就沒有出路,所以感覺那一年自己在拼命讀書啊,現在看是個誤區,不過也特別感謝這個誤區,18歲成年,18歲開始努力,起碼讓自己特別能吃得起苦啊。
        2002年高考很郁悶,三本線,但是三本很貴,要16000一學年(比較出名的是浙大寧波理工、寧波萬里,當時被稱為貴族學校),當時家里蓋房子錢緊張(當時還沒租房子,也沒土地開發這檔子事情,更沒啥小和山高教區,現在想想當初造房子還是很明智的)。于是報了當年的第四批嘉興學院國際貿易專科,很倒霉因為那年這專業太熱,又是跨檔來的,也不知道實際是啥原因居然沒錄到。沒的讀了,實在沒辦法,跑去了 東陽 的一個職院-廣廈建設職業技術學院,只因為那里便宜,畢業承諾包分配工作,那就去吧。
到那第一年,咱這分數絕對的高分啊,分了個算是最好的班上,學的是工民建施工專業(因為有補貼)第一年一天上9節課那是小問題啊,讀書都不要命了,自己不甘心,一定要升本,往上讀啊。當年就拿獎學金哦,還是團委的副書記,那是多大的學生干部哦。第二年,不行了,看明白了,畢業分配看來就是招生的幌子,升本貌似意義也不是很大了,大學擴招啊,本科生都多得要死了,讀書徹底就不是出路了啊。不能再這樣死讀書了啊。
        于是第二年開始轉型了。2003年,拉開轉型的大幕哦,從傻小子的名詞里解脫出來。大一的暑假,在東陽振興路上擺 地攤 ,賣的啥,音像產品是幌子,主要賣光盤,義烏去批來的,一個同學的舅舅干這個的,當時可以論斤算,賣出去就是十元三張,呵呵。賺了點小錢。開學了,地攤沒舍得放下,白天上學課少(幸虧大一賺足了學分),晚上地攤。期間還兼職了復讀機、學習機的市場推廣,地方是金華地區。干的辛苦嘛,2個月才1000塊,地攤倒是一個月能賺個800塊,當時家里一個月給600生活費,600+800+500=1900哦,小日子蠻不錯哦(包子是5毛一個啊).
期間遇到了很好的 學姐 ,晚上有時候還會給我送點夜宵啥的,懷念那半夜里送來的炒飯啊,這次我的初戀啊,真美好啊。到現在我結婚了,我都覺得她是我最好的生活伴侶啊(不能讓老婆聽到)。大三,實習了,因為是民辦學校,采用2+1教學的,最后一年可以一整年實習,也可以實習半年。我的職業生涯算開始了吧。
        從學校回到杭州,黃龍體育場還沒全部完工了,自己去找的,找了個浙江一建的工地,實習300一個月,工地在天目山路玉古路口,現代國際大廈。干基礎啊,辛苦,天天在基坑下面泥堆里測水平啊,這個日子是干得真苦啊。2個月過去后,要求加工資了,被駁回,為什么別的 同學 實習都是600以上,我就是300?當時不知道啥編制不編制的,覺得我干得辛苦,我不該比同學少,項目經理也勸了,道理也講了,反正一頭蠻牛,不給600就走。
        真的走了,第2個工地,廣廈綠州芳草園,當時也是干基礎,一個月能給600實習,又是廣廈一建的,算是娘家人吧,那個苦啊,現在想想那時候勁頭真好,錢多點就干,啥苦不苦的。干了半個月,同學推薦廣廈道路橋梁公司,項目在蘇州,能給1500,頭也不回,不是說下有蘇杭,蘇在前嘛,走吧。到了蘇州,發現是蘇州的常熟,為全運會造個體育場,問我會不會放樣?我說會,其實不怎么會,全站儀是高級玩意,學校不給碰的啊。當時就跟著2個東北的師傅干,我還記得一個叫王恩慶,一個叫謝峰,實誠人啊,好人,教會了我很多東西,真的,那時候墨斗線彈得手都僵硬了啊。就是這樣干了一年,還是干基礎,那一年真苦啊,咬著牙干的啊。不過在 工地 的工棚里(藍白的彩板房,比較有名的是雅致彩板房,行內應該都知道)啥都想過了,也算是想明白了。這一年,比讀15年書想得還透徹啊。
        2005年6月,通過了畢業設計,畢業證終于到手了,找工作吧,發現本科生找工作都難啊,留給我的崗位是啥,實習,銷售,營銷,儲備干部啥的,因為沒啥關系,連找了2個月沒找到好工作,學姐也大了,想安定了,這份感情終于算堅持不下去了。這個時候,老師給了我條路走-東陽第二建筑工程公司(現在叫海天建設),7月,捧著媽媽給準備的草席和被褥,坐著火車去了南京,那時候沒啥農民工不農民工的想法,可不就是農民工嘛,時運不濟,家里也沒路數沒關系,咋辦呢?人總要靠自己的啊。
        在南京,我算是有經驗的人了,因為手腳勤快,馬上不放樣了,干上了施工員順帶干預算員,那時候是房地產最好的時候,我總想著我這次給別人蓋房子,多崇高啊,好好干。項目經理答應了給4500的,叫我跟著他好好干來著。就這樣又干了一年半,為什么離開呢?說起來是被耍了,項目經理答應了4500沒用,最后老板給的是3500。郁悶嘛,熟悉行業的都知道,工地是發生活費的啊,一個月拿1500,年底結清。2007年1月,因為吃了啞巴虧,一怒之下,走了。因為是招聘來的,工地上也沒啥關系,沒想到項目經理根本和老板沒溝通好,項目經理不響了,老板說項目經理沒這個權力的。那時候很慘淡嘛,真的哭啊,是那種無邊無際的痛苦啊。為什么會這樣對我呢?后來才知道,項目經理和老板有矛盾,項目經理其后就走了,老板以為我是項目經理的親信,準備好了要我走的。在南京的2年,覺得自己是個人物,發誓要干一點成績出來的,走的前一天,我在玄武湖前面發呆很久。
        2007年2月,回到杭州也算有點工作經驗了,自己找了個工程軟件研究所的工作,做技術支持。干了半年后,發現軟件推廣很難,而且北方的軟件根本不是南方營銷師的對手,軟件推廣很慘淡。慶幸的是,我那時候分析正確,2007年和家人商量,買房,我只有5萬,家里拿了30萬(蓋了房子出租啊,那時候收入不錯了,我拿本科換來的3間4層農民房啊)。另外和一個朋友合伙開了旅館,開在下沙高沙社區(估計在下沙上學的朋友都知道那地方)。我就這么一邊上班,一邊開旅館。
期間我發現,下沙的小旅館簡直是學生朋友腐化的溫床嘛,瞎搞的學生真是多嘛,其實這是次要,我沒那么高尚;主要是合伙人兩口子常年在旅館,一個小旅館,哪里有那么多利潤拿來分哦?何況是黑旅館,城管還時不時來查下(想起就罵城管)。后來我撤了,不過錢撤出來是2008年的事情了。
2007年9月,我找到了我現在的職業,一個國企(貌似還隸屬于國家電網),而我只是聘用人員,但是我有經驗啊,領導看我還機靈的(也可能是要價比3年工作經驗的人相對低吧,那時候搞工程是高薪行業了呢),去了寧波的一個工地。
我突然發現國企和私企的區別,國企機構配備齊全啊。我在我的工作崗位上干得很努力,1年我就加了兩檔工資,也被總部看中,期間還認識了我現在的老婆,2009年回到了杭州總部,為自己在杭州找了個崗位。
        其實我心里很感謝我老婆,我很感謝她在我困難的時候也跟著我。現在我一直在總部,2010年,我還受委派國外參與招投標的工作。我在單位馬上4年了,年年考核優秀,馬上我要改變我的聘用身份了,能轉個二類的事業編制,馬上要簽無固定期限工作合同,在這個物價飛速的時代里,收入不算特別高,也算維持在中高收入里,工資收入和市場投資以及接私活,一年也能混個15萬吧,這4年里,我考了資格證書,升了本,現在是在職研究生了。現在有很多私企老板會向我拋橄欖枝,獵頭公司也會找上我。
        差一年,就10年了,走得不順利啊,走得很辛苦啊。我承認在杭州我有好的基礎,但是別以為杭州人是我的光環,我要感謝自己這10年來的努力,從18歲到28歲,現在我有車有房有老婆,孩子暫還沒有,家里老人都有醫保養老(一次性買斷15年工齡),老有所養,我和老婆工作穩定,家里農民房還可以出租(不想以前那么多了,房子舊了等拆遷啊),雖然住遠點,但是日子還是過得挺好的,如果不要去要求什么,就過日子而言,我知足了。
        這是我10年的經歷,我希望給跟我一樣無權無勢的孩子一點鼓勵吧,在國家發展的趨勢下,努力終有回報的,只要一心一意去干,總能干出成績,機會總會垂青你的,造化常常弄人,就看你有沒有強大的神經和勇氣去面對。我不知道我以后會怎么樣,起碼我會盡力去經營好我的生活。
熱門圖片
相關推薦

慶明網提供今日財經、近期財經熱點資訊及財經資訊追蹤的財經資訊,為網友提供權威性、及時性、豐富性的財經資訊

微信猜大小二维码最新